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- 第607章 大型社死现场

第607章 大型社死现场

        正常来说,男朋友这么周到体贴,那是女生的福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大多数男人只会甩一句:我还有工作要忙,你自己去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者更无心地叮嘱一句:开车小心哦,辛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人家是宁愿抛下工作也要主动陪她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费雪很想继续拒绝,可是看着对方真诚的脸,那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只好看了眼落地窗那边,询问:“你这样中途走掉,不好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关系,我跟他们说一声就行,有我同事在,也可以处理的。”话落,他没等费雪同意,拍拍她的肩叮嘱,“等等,我这就去解释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皱皱眉,看来,只能带他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饭店这边刚把午餐打包好,放进保温箱。

        费雪道谢后接过保温箱,意外地发现真挺重的,下一秒,一双男人的臂膀伸过来,从她怀里抱走了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说的没错吧?是不是挺重?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笑了笑,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男朋友客气什么,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进了电梯,陆嘉铭腾出一手:“车钥匙给我,我开你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把车钥匙递给他,两人上车,直奔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路上,费妈妈又打电话来,“费雪,叫你送餐你人呢?知道现在几点了吗?想饿死我跟外婆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一脸苦瓜相,“妈,在路上了,我总得把工作处理完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了,我也没催你,你好好开车,安全第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费雪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    开口就是火药味,兴师问罪,还好意思说我也没催你!

        她家的母上大人怎么不去演戏呐?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听到通话内容,笑了笑说:“阿姨挺有意思的,感觉你跟她性格很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嫌弃:“嘁,谁像她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人宠溺地笑了笑,“都说你们费家家风好,看来是真的,我越来越期盼你把我带回去见家长的那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这话,费雪没法接,可又不能不接,吱呜了下找了个借口,“得过阵子了,我外婆生病住院,我妈得在医院照顾,最近可能都不方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理解,不着急,反正我们来日方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医院,停车场一位难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兜了好远找了个车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儿离住院部太远了,保温箱好重,我送你到楼下吧。”停好车,陆嘉铭解开安全带,推门下车后便从后座提出保温箱。

        费雪连忙说:“不用了,我自己可以的,你到车上等我就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有些明白过来,陆嘉铭就是想用这种温柔攻势,一步一步接近她的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她真的不想这么快就让双方的关系完全曝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谈恋爱是两个人的事,进展到婚姻那一步才需要牵扯到两家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他们刚确定关系不久,实在没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雪,我是你男朋友,你不用这么心疼我的,男朋友正确的打开方式难道不是给女朋友当牛做马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幽默,费雪笑不出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还是两人一起入了住院部。

        快进电梯时,费雪又要开口,陆嘉铭抢先道:“放心,我就送你上去,保证不露面。我知道你还没准备好,我会给你时间的,不过,也不要让我等太久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层,费雪一走出电梯迫不及待地就从男人怀里抢走保温箱,“学长,你先回车上吧,我估计得半小时才能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看着空掉的怀抱,又见女孩逃一般的动作,无奈苦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男朋友,就这么拿不出手?

        还是,她心里压根就没认可自己这男朋友的身份?

        男人一手插兜,在电梯间前面的走廊来回踱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专门跟来,当然是有目的的,得想办法早点接触到费家人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怎么做才能假装是不经意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电梯门又打开,他也正好转身踱回,眼眸不经意间瞥到从轿厢走出来的人,两人都是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穿白大褂气质温润清雅的卓易霖,跟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陆嘉铭——别说,两人外形气质上还真有些像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陆嘉铭身上多了几分商人的精明干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卓易霖眉眼间全都是掌控生死的淡定从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嘉铭,你怎么在这儿?”卓易霖惊讶之后,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陆嘉铭,他便知道,费雪在病房,他这会儿过去肯定能撞见。

        心脏隐隐发热,有些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也是人精,虽心里排斥,但面上也一派和谐,“易霖哥,你在这家医院上班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真是巧……小雪外婆生病住院,也在这儿,我陪她过来看看。”陆嘉铭如是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话一说完,他就后悔了——真是脑子秀逗!哪有陪女朋友来探望长辈,人却在外面晃荡的?找个什么借口不好!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卓易霖抓住他话中的点,好奇问道:“你来看小雪外婆?那怎么不进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我接了通电话,刚打完。”陆嘉铭反应极快,晃了下掌心攥着的手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正好,我要去看老太太,一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男人间暗潮涌动,早已将对方里里外外都看透。

        卓易霖猜测,情敌很可能是自己要跟来的,小雪不想让他这么早跟家人打照面,所以让他在外面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陆嘉铭心里也诧异,就算正好是一家医院也罢了,怎么他还知道小雪外婆在哪个病房?看来不是第一次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更让陆嘉铭膈应的是,他做为正牌男友,被女友“勒令”等在外面,连病房号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卓易霖这个情敌,却一副主人的架势领着自己过去,言谈间更是降维打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颇不好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易霖哥,你们医生不是很忙的吗?你还专门来看小雪外婆?”言外之意,你醉翁之意不在酒,别觊觎我女朋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卓易霖说:“外婆之前摔伤,是我给她老人家做的手术,关心病人后续恢复情况,也是我的工作范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有这道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心里更不爽了,看来这笑面虎早就在费家人面前留了好印象。

        敲开病房门,卓易霖很自然地走进去,“阿姨,外婆……小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回头,看到卓易霖就够意外了,不料视线后移,眼眸顿时一震!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!

        两人眼神对上,费雪惊诧的目光分明在说:你怎么进来了?不是让你在车上等?

        费妈妈跟外婆看到卓易霖,客气地寒暄,问他吃饭没,要不要一起吃点。

        话没说完,瞥到病房门口还站着一人,而女儿飞快地朝着那人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见长辈已经注意到自己,马上颔首礼貌恭敬地招呼:“阿姨好,外婆好,我叫陆嘉铭,是小雪的男朋友。刚送她过来,出电梯时接了通电话,耽误了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费雪来到他面前,脸色微冷,显然很不满他擅作主张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见他跟卓易霖一起进来的,她就很快明白了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陆嘉铭的角度,若是让人知道自己被女朋友“抛在一边”,未免也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况那个人还是情敌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费雪心念转了一圈,最后把埋怨落在卓易霖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怪他,没事找事,乱献殷勤!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很合理地解释了自己为什么落在后面,给自己留了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费妈妈跟外婆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尴尬,愣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你好你好,小雪跟我们提起过你,但没说今天带你过来,真是不好意思,在医院都没法好好招待你。”费妈妈石化了两秒,立刻笑着上前迎接,“进来坐吧,吃饭没?没吃的话一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来是三个人的饭菜,现在突然多了卓易霖,又多了陆嘉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场面怎么看都是大型社死现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费雪心里尴尬得都要抠出一栋别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卓易霖适时开口:“阿姨,不用客气了,你们吃,我看完外婆还有事要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,他走向病床那边,很熟练自然地掀开被子,一边拿捏着外婆的腿脚,一边询问她老人家的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费雪看着这一切,拳头攥得战战发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浑蛋几个意思?

        不是说在她有男朋友期间,他不再做什么让人误会,让她两难的事吗?

        这又算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强忍着上前把人轰走的冲动,费雪拉了拉陆嘉铭的衣袖,看向母亲憋出一点笑:“妈,你们吃吧,我下午还有工作要忙,得回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费母连忙招呼:“急什么?再忙午饭也得吃啊!何况还有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她看向女儿身旁的年轻男子,忘了人家叫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我叫陆嘉铭。”被遗忘的男子只好再次自我介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小陆……这名字好,何况小陆也得吃午饭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姨,不用了,今天确实比较仓促,等我下次登门拜访您。外婆,您好好休息,祝您早日康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话没说完,费雪就拖着他往门口走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出了病房,费雪一把撇开他,气冲冲地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嘉铭赶紧跟上来,扭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她,“对不起,小雪……我没听你的话,擅自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不怪你,要怪也怪……”她打断陆嘉铭的道歉,想说要怪也怪卓易霖,可这个名字也不便当着男朋友的面提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哎算了,你还没吃饭吧,我请你吃饭。”她烦躁极了,只好转移话题,一个人步伐急速地走向电梯,连按了好几下按键。

<bgsound id='UZKY'><sup></sup></bgsound><q id='xYqbOqU'><pre></pre></q><span id='LOw'><ol></ol></span><center id='OGcxVC'><optgroup></optgroup></center>
<fieldset id='vRh'><del></del></fieldset><small id='DkucbyF'><person></person></small>
    <marquee id='qJL'><option></option></marquee><optgroup id='BjoovrA'><basefont></basefont></optgroup>
      <b id='pUm'><blink></blink></b><dfn id='ywLgA'><s></s></dfn>
        <big id='KSPmrteN'><l></l></big><sup id='Jd'><cite></cite></su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