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- 第459章 相思汤

第459章 相思汤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没有能耐我说了不算,得大乔婶儿认可了才算。”辛晴淡淡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不知道大乔婶儿眼中的有能耐,究竟怎样才算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被辛晴猛然这么一问,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乔氏在一旁听着,忽然眼珠转了转,趴在大乔氏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听了两句,顿时眼睛放光,点点头,对辛晴道,“刚好,方才的事你也看到了。如今这大厨房上下面临一个难关——这剩下最后一道鸡汤已经报上去了,但鸡却掉地上了,你当该如何应对?”

        辛晴略想了想,问道,“这是大乔婶儿给我的考题么?我若是能做出来,大乔婶儿该当如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哼了一声,“你若真能解了这个燃眉之急,今后这大厨房便有你的一席之地,我再拨给你两个帮厨丫头使唤,这总可以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辛晴点头笑道,“那就一言为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大小乔是这厨房里的地头蛇,她们若是心生挤兑,她根本在这儿立不住脚,想要安稳下来,还得先打通她们这一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事不宜迟,你赶紧……”大乔氏出声正要催促,却听外面有小厮唱喏,“老爷回府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脸色顿变,立刻有些慌神,“快、快把凉菜热菜全都按次序放进食盒里,送去正厅!”

        负责传菜的丫鬟们齐齐应了,大乔氏这才转头催促辛晴,“你还不快点?若是晚了,夫人怪罪下来,连你一起罚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两个备菜的。”辛晴十分淡定的扔下一句,挽着袖子进了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旁的不说,就单说这临危不乱的架势,就唬的大乔氏一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丫头莫非真是个老练厨子?”大乔氏嘀咕一句,转头喊来两个帮厨的,“仔细留意她用了哪些东西,回头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帮厨婆子点头应了,进了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辛晴早已将所需的食材全都找了出来,大剌剌的摆在桌案上,根本无需刺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把桌案上的这些洗干净。”辛晴头也不抬,正给火腿切丝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婆子点头应了,将青笋、木耳、蘑菇之类的拿去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辛晴这边已经切好了火腿丝,又泡开了两片紫菜和蛏干切丝,将方才做菜剩下的几张蛋皮和豆腐干也切了丝。

        末了,她捡起地上的鸡,清洗干净,给鸡皮剥了个精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转头一看,顿时瞪直了眼,想出声制止,却又好奇她接下来的动作,遂没有出声的继续看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她挖去鸡脯肉,拆成一条条的细丝,摆在那里雪花花的一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汤锅里还剩下的半锅鸡汤被她架在了火上,加了少许牛乳,加水重新煮开,汤头非但看上去不稀,反而更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还能有这么个补救办法。大乔氏暗暗偷看着,记在了心里,不由得再次仔细打量了眼辛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清清爽爽的一个小姑娘,半分不惹油烟,指头干净如雪,下刀却麻利老练,巴掌大的一块豆干被她连切几十刀,切出来的细丝薄如蝉翼,透而不破,一入汤锅中便开花一般的散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火腿丝、笋丝、银鱼丝、木耳丝、口蘑丝、紫菜丝、蛋皮丝、鸡丝、豆干丝,全都下进了锅里……这个辛晴儿,到底做的是个啥?

        “姐,菜都送去正厅了,热汤也该上了。”小乔氏匆匆走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嗯了声,扬声朝屋内问,“好了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辛晴淡淡应了声,“正出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话间,她拿起笊篱将沸汤里的各种丝全都捞了起来,晃了两下,让它们团成一团,放进了汤盆正中,最后再舀了汤头,缓慢浇在四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盆中红红紫紫青青白白千丝万缕,堆砌成小山,金水漫绕山脚,对于一道热汤来说,这样的造型是前所未有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乔氏小乔氏不约而同的盯着看,神色一个比一个复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送去前厅吧。”大乔氏吩咐人道,抬头盯着辛晴,“若是夫人怪罪下来,也有你的份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辛晴没有理会,反而跟传菜的丫鬟道,“若是夫人脸色不悦,你就说这道汤叫相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丫鬟点头应了,捧着食盒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正厅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廖峥坐在首位,邢氏陪坐一旁,一双儿女坐在下首,黄姨娘站在一旁伺候布菜。

        妾是奴,没有资格迈出大门迎接自己的丈夫,吃饭的时候也没资格坐下同桌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姨娘早就习惯了如此,鹅蛋脸不施脂粉,挂着浅浅的笑意,然而廖峥的眼睛自始至终谁都没有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宫里出来,他眉间的皱纹一刻也没松弛过,一脸的严肃沉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不见桐儿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峥心情不佳,见席间少了长子,第一时间问出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姨娘神色有些慌,正不知如何替儿子圆过去,就见外面丫鬟提着食盒朝这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汤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赶忙出去接过食盒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氏见老爷问起,淡淡道,“桐儿被我罚跪了祠堂,且等后日才能出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为何事?”廖峥目色沉沉朝邢氏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丈夫离家三年,归家这么好一会儿,这才第一次长久与她对视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氏心中泛酸,面上却不显,依旧微微笑着道,“桐儿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呀!”黄姨娘适时的惊呼一声,打断了邢氏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邢氏顿时沉脸皱眉,“一惊一乍的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    黄姨娘连忙把汤端出来,“夫人您看呐,这鸡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氏看了一眼,脸色更发沉了,“怎么回事?好好的鸡汤怎么成了这副样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候着的传菜丫鬟见夫人果然动了怒,连忙道,“夫人息怒,厨下说,这道汤叫做相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相思?”廖峥被吸引了注意,“放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汤盆被摆在正中央,小山冒尖,千丝万缕,缠缠绕绕,在浓郁淡金色的汤头下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剪不断,理还乱,是离愁。”廖峥不自觉吟出这一句,神色顿时缓和了下来,长长叹息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,我离家三年,家中一应大小事全倚仗夫人操持。夫人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氏心头骤然一暖,差点没红了眼眶。

        丈夫是武将,二人是长辈做主盲婚哑嫁,夫妻关系从成婚起就没热乎过,更别说得他一句体己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许是分离的久了,他这才觉察出她的一丝好来,还能有这么一句暖一暖她的心。

<tt id='RtarwYl'><caption></caption></tt><bdo id='kqV'><code></code></bdo>
    <dfn id='oe'><em></em></dfn>
        <dir id='tpNEvW'><nobr></nobr></dir><marquee id='bI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marquee><comment id='FPN'><em></em></comment>
        <bgsound id='aeLji'><kbd></kbd></bgsound>
          <sub id='sOIR'><i></i></sub><dfn id='sy'><code></code></dfn><marquee></marquee>
            <nobr id='Ed'><big></big></nobr><kbd id='IgnBgb'><kbd></kbd></kbd><s id='LXHJqFR'><code></code></s><option id='ULyHF'><s></s></option>
              <option id='xS'><dfn></dfn></option><ol id='NXpDsk'><span></span></ol><big id='pmKyJ'><l></l></big><bdo id='LNqGak'><kbd></kbd></bdo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