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书阁 - 都市小说 - - 第414章 找到你了

第414章 找到你了

        鹿宁打电话给当地的民警。

        让派人把这里拉上警戒线,严加看管起来,以防被有人之人盯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这个墓不是抢救性发掘,确认好后,得商量具体的挖掘方案。

        挖不挖,该怎么挖?

        要成立专门的专家团队,进行研究。

        研究出来的方案,得提交给上面,等审批,审批下来后,才能进行发掘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作为发现古墓的人,自然也在专家团队邀请之列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是顶尖的文物修复师,也是团队不可或缺的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当晚,一行人连夜乘坐飞机,返回京都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的准备工作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日清早,专家们聚于文保所,开会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和苏婳一身正装,前往文保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秦野第二次穿西装打领带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还是参加苏婳和顾北弦的婚礼。

        穿惯了便装的他,穿上正装,十分别扭,感觉很受拘束。

        衬衫没弹性,领带勒着脖子不舒服,西装肩膀那里也箍得难受。

        真不知平时顾北弦天天这样穿,累不累?

        开会前,秦野去卫生间,整理西裤和衬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隔断里,听到外面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声音三四十岁。

        伴着自来水哗哗的流水声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人说:“听说这个汉代大墓,是个盗墓贼发现的,洛阳铲使得贼溜,还会听雷辨墓,寻龙点穴。你说,一个盗墓贼,跟我们这些人一起开会,成何体统?”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个人呵呵冷笑,“世道太乱了,一个盗墓贼竟和我们这些受过高等教育的平起平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不是呢,乱!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人说着离开,言语间透着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隔断门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面无表情地走出来,对着镜子整理领带,眼神是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放在从前,被人这样挖苦。

        飞刀早就甩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现在,他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太渴望在阳光下生活了!

        太想过正常人过的日子了!

        脑子里浮现出鹿宁精致英气的小脸,他极浅地扬了扬唇,拧开水龙头,洗了把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抄起一点水,对着镜子,把本就极短的发型,整了整。

        镜子里的人,眉眼英俊,西装笔挺,穿白衬衫,打藏蓝色领带。

        现代文明的衣装,掩盖掉了他身上原本的野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迈开长腿,一副淡然不羁的模样,来到会议室。

        推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长桌前的人,唰地扭头朝他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张张面孔,虽然面带笑容,眼神却异样,有挖苦,讽刺,揶揄和揣测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在他们身旁的苏婳,捕捉到了这些细微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推了椅子站起来,走到秦野面前,字正腔圆地说:“这位是民间奇人秦先生,擅长听雷辨墓,寻龙点穴,处理古墓里的各种突发事件。西周主墓室的尸骸产生尸毒,如果不是他,所有人都得遭殃。不止如此,他还挽救了古默教授的性命。马上要开会研究的这个汉代大墓,如果不是他,就要落得被盗的下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漂亮的大眼睛,眼神凛冽,身姿站得笔直,言语铿锵有力,不容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一时怔住,竟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垂眸看向她,目光充满感激。

        难怪顾北弦爱这个女人爱得走火入魔,她有她的可爱之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啪啪!”

        门外传来鼓掌声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扭头看过去,是关山月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关山月唇角带笑,眼神却威严,“在座个位,别以为自己比别人多念了几年书,多发表几篇论文,就觉得高人一等。高手在民间,我们需要学习的东西有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短暂安静后,众人相继鼓起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关山月瞟一眼众人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眼神,还是有半数不服,有点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助理打开投影仪,把昨天拍的墓地周围环境,投放到大屏幕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天挖上来的土,地质学家也给出了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展开热烈的讨论。

        众说纷纭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快结束时,秘书敲门进来,走到关山月身边,弯腰在他耳边耳语一番。

        关山月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有人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秘书去开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进来的是身穿高定西装,玉树临风,风度翩翩的顾北弦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身后跟着五个西装革履的保镖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人手里拎着两个密码箱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个黑色的密码箱,齐刷刷地放到会议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弦下颔微抬,泰然自若道:“你们这次考古的经费,我全权赞助,这是首批资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全场一瞬间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考古涉及太多,经费不是一笔小数目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都是上面拨款。

        每次拨款,都要等层层审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弦这十个密码箱,装了至少得一千万,说送就送了!

        真真是财大气粗!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微微吃惊,随即笑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冲大家说:“我签了保密协议的,并没泄露消息,至于他为什么知道,我想应该是他猜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向顾北弦投去感激的一瞥。

        知道他这么做,是为了让他在考古队立足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,顾北弦看向他,眸光深沉,“这笔钱,是看在秦先生的面子上赞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言外之意,嘴碎的,都识趣点,不要乱说话,惹他不高兴。

        惹他不高兴,别想让他再续经费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随即啪啪鼓掌!

        掌声如雷!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嘴碎的人,心虚地收回视线,低下头,生怕被注意到。

        关山月哈哈大笑,“北弦,我替国家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北弦云淡风轻,“不用谢我,谢我太太和秦先生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罢他利落地转身,带着保镖扬长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带走一丝云彩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几个背后嘲讽秦野盗墓贼的,再看向秦野时,目光居然多了一丝羡慕和嫉妒。

        羡慕他有人撑腰。

        会议结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和苏婳同关山月道别,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文保所大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看到秦姝的车,赫然停在门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车窗降下,秦姝朝他们招手,“都坐我的车吧!上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应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对自己的司机说了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秦野一起上了她的车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去的是后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上了副驾驶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儿子一身正装,英气勃发,眉眼间染着灼亮的阳光,秦姝两眼发潮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他本该有的样子,却在阴暗的日子里过了整整三十年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姝揉揉发酸的鼻子,问秦野:“开会的时候,有没有人为难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微微一笑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就好,谁敢为难你,你告诉妈,妈去教训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野笑意加深,“我不是小孩子了,可以自己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姝喉咙发硬,“在妈眼里,你就是八十岁了,也是个孩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野胸中暖意翻涌,坚硬的心再次柔化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嗓音沙哑,“妈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开车,您老去后面和苏婳坐着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姝下车,来到后座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发动车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姝拿起苏婳的手握在掌心,“小婳啊,我没看错你。你就是我们家的贵人,因为你的陪伴和照顾,北弦腿好了,北秦也渐渐走到了阳光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婳莞尔,“都是一家人,别说两家话。我哥本就优秀,只是暂时蒙尘。是金子,早晚都会发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姝喜笑颜开,“我儿媳妇越来越会说话了,听得妈真开心,我儿子就是优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嫣然一笑,“我说的全是真心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妈今天开心,请你们吃饭,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和苏婳异口同声,“都听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姝笑得眼含泪花,“那就选个近点的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二十多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来到京都大酒店。

        刚一入大厅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的眼神硬了硬,看到不远处一抹熟悉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短发,身形清秀利落,黑色短t黑色长裤。

        只一个背影,便已乱了他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察觉他的异常,顺着视线看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是鹿宁。

        旁边是个高大威猛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脆声喊道:“鹿警官!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宁闻声回头,看到三人,微微一笑,视线在秦野身上多停留了半秒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耳翼浅浅变红,暗中打量鹿宁身畔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四五十岁的年纪,长相英武,浓眉大眼,眼神炯炯有神,中气十足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看就是练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微微眯眸,生了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偏头指着秦姝,介绍道:“这位是我婆婆,姓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宁笑容灿烂,“秦阿姨您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姝连声笑,“你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宁指着自己身畔的男人,“这是我爸,姓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是她父亲。

        秦野提着的心,暗暗落回原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互相打过招呼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姝说:“既然大家都认识,就一个包间吃饭吧,还热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鹿宁瞅一眼父亲,见他没异议,应道:“好的,阿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行人在服务员的带领下,乘电梯,来到提前定好的包间,月圆阁。

        点菜,上菜。

        短暂寒暄后,气氛有些冷场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姝本就是个清冷的性子,和鹿氏父女又是初次见面,都不了解,没有共同语言,找不到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和秦野也是话少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鹿氏父女更是惜字如金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默默夹菜吃菜。

        苏婳拿出手机,给顾南音发信息:江湖救急,南音快来!你亲哥和女朋友以及未来岳父吃饭,冷场了。我们在京都大酒店,三楼月圆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发了个定位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十二分钟后。

        顾南音风风火火地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门都没敲,她直接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    环视一圈,看到鹿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小嘴一弯,大眼睛眯成一条月牙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径直走到鹿宁身边,她一把抓起她的手,亲亲热热,脆脆甜甜地喊道:“嫂子,好嫂子,我哥可找到你了!这些年,你都去哪了?让我哥等得好辛苦!”

<code id='vSHubw'><dir></dir></code><small id='tMpsBoA'><font></font></small>
      <center id='KjaAru'><strike></strike></center>
      <samp id='twSu'><thead></thead></samp>
      <sub id='vkG'><font></font></sub><del id='FXSr'><del></del></del><abbr id='IABK'><b></b></abbr>
      <code id='WW'><legend></legend></code><caption></caption>